当前位置:
首页 > 人事教师发展
和“粗话”告别的日子——读《给教师的建议》有感 发布日期:2019-03-13 来源: 台州市教师发展中心 字体:[ ]

有那么一段时间,在户外或教室里,我经常会无意间听到有几个孩子在说一些不好听的话,也常常会有孩子跑来跟我告状:“老师,xxx说不好听的话啦!”每当孩子们来告状时,为了消退这一不好的行为,并以免其他小朋友模仿,我就明确告诉孩子们:谁说不好听的话,不用重复告诉老师,老师不想听。一段时间过去,这几个孩子又会说起粗话,甚至别的几个孩子觉得很好玩也学起来了,班级里的“粗话”似乎越来越多了。

我意识到了这问题的严重性,不仅反省自己的教育策略是否适恰?教育行为是否适宜?想到之前翻阅苏霍姆林斯基在《给老师的建议》第32章《怎样在学前期研究儿童的思维》这一章节中提到,孩子的注意力被某一事物或某一种现象吸引住时,他的思想集中在一件什么事物上,对他们来说,全部的和谐都集中到这一事物和现象上来,他就很难转移到别的东西上去,文中称之稳定集中性的思维。作为老师,对于孩子的爱说“粗话”行为如若不做适当的引导,他就会一直关注这件事上。为了寻找问题的根源,让班里重新充满“好听的话”,我对班里几个爱说粗话的孩子进行了持续的观察。

通过观察我发现这几个孩子特别喜欢在嬉戏打闹的时候说粗话,那天餐后文文和安安坐在一起看书,安安把脚踩在文文的椅子上,文文就推了推安安说:“把你臭脚拿开。”安安生气地抱臂说:“哼,臭傻逼!”文文听了大叫:“你才是臭屁,我不跟你好了。”坐在边上看书的昀昀听了跑来对我说:“小林老师,他们又说不好听的话了。” 

于是,我把文文和安安叫到身边来,他们俩看了我一眼低下头不说话,似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。我问文文:“你觉得像你那样说文文对吗?”他摇了摇头,又说:“可是是安安先把腿放在我椅子上,安安也说我臭傻逼。”安安反驳:“哼,明明是你先说我的。”我听了搂住他俩说:“你们俩都说了不好听的话了,都做得不对。安安把脚放在文文的椅子上,文文可以礼貌地问安安能不能把你的脚拿开,安安做的也不对,说不好的话只会让你失去你的好朋友,也没有其他小朋友愿意和你做朋友。”他们听了点点头,在我的引导下相互道歉拥抱,答应了要相互监督并改掉这个坏行为。

在后来和文文的谈话中,文文理直气壮地告诉我在家里他爸爸也会说这种“不好听的话”。于是我及时和这几个爱说粗话的小朋友的家长进行沟通,也了解到他们在家里也会不经意的说一些脏话。我们班的孩子年龄基本上集中在3至4岁,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自我意识增长,且进入了语言发展的关键期,小班的幼儿爱模仿,上幼儿园后,接触到的人和事物更加丰富,语言环境自然也更加复杂。进入了诅咒敏感期的他们,可能从周围的成人或幼儿园的同伴那里无意中听到和学会粗话,并在一些类似的情境下使用出来。一开始觉得新鲜好玩,渐渐发现了语言的力量——一句粗话就会产生很强的效果,大家对这样的表达方式反应强烈,当其越被制止就越喜欢说。

在找到问题的根源后,我尝试了多种策略来纠正孩子的这种不良习惯。

策略一:帮助幼儿明白说粗话的坏处,淡化这一行为。在幼儿园,老师就是孩子们的榜样,老师要以身作则不说粗话,而且要经常对孩子使用“谢谢”、“请”等礼貌用语。有一次我不慎当着孩子说出不雅的词,我主动地和孩子们认错,告诉孩子老师这样说是不对的,然后和孩子说明说粗话的坏处。当孩子说粗话的时候,其实大多并不明白粗话的真正含义,但小班幼儿有初步分辨是非的能力,所以在平时我尽可能平静地用简洁的话告诉孩子,说粗话是不好的行为,并帮助幼儿消退对这一行为的强烈反应。

策略二:告诉幼儿正确的语言表达方式。粗话通常是人们表达不满、否定和愤怒等负面情绪时使用的一种语言方式,所以在告诉他不能说粗话的时候,要同时学习用文明正确的语言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想法,比如当同伴之间发生摩擦时,可以说“我不喜欢”、“你错了”、“我不愿意”,等等。几周以后,孩子们的自我约束逐渐增强。

策略三:利用图画书中的榜样力量。我找了一些绘本故事如《请,谢谢》、《你别想让河马组开》、《图书馆狮子》等和孩子们分享,和孩子们一起来聊聊故事中的人物是怎样说话的,讨论他们的言行举止,并学一学、演一演故事中“好听的对话”,利用榜样的力量帮助幼儿学习正确的表达方式。对于一时还改不了说粗话习惯的幼儿,当他说出粗话时,我也会采用冷处理的方式,说粗话的幼儿发现老师和小伙伴的冷淡态度后,会觉得没趣,逐渐地,说粗话的频率也少了。

策略四:家庭参与正面强化。家庭是儿童最主要的生活环境,家长是儿童的第一位老师,孩子就像家庭的一面镜子,其中最直接反映出的是父母的“身教”,因为孩子会模仿父母的一言一行及如何互动。我们也与家长沟通,在日常生活中给幼儿树立良好的榜样,多用正面的语言与幼儿交流。当孩子说粗话时,家长要淡定地面对,不同的情形需要采取不同的方式去处理,但不要让孩子因为这个不好的行为获得更多的关注,或者达到他期待的其他目的。当他有进步或好的行为时,给予他鼓励与关注,并以此强化。

《给教师的建议》这本中第32条建议给了我在教育实践中很多的启发思考,当发现问题时,不能站在成人的角度去思考,孩子的年龄特点决定了他独特的思维方式。“诅咒敏感期”是阶段性的,不会永远延续。因此,在发现过语言的威力之后,孩子自然会明白,那些友好的、礼貌的语言更能带给人温暖的感觉,更能和同伴友好相处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,我们的教育初见成效,以前爱讲粗话的孩子逐渐改掉了这个不好的习惯,班里每天也会有很多“好听的话”出现在孩子们的口中。


2018年度台州市直学校“走进经典”读书心得评比一等奖

台州市中心幼儿园 林露怡


分享到